當前位置:首頁>貸款中心>百科>崔收人的灰色營生

崔收人的灰色營生

發布時間:2019-08-20 點擊數:180

      “欠債還錢”這個最樸素的信條之下,催收人和欠款者卻尖銳對立,寸步不讓。他們互相虛張聲勢,又虛與委蛇。不同于那些光鮮亮麗的陽光行業,討債這門營生里的從業者只能在夾縫中生存。面對愈發高懸的監管大棒,外界異樣目光中的催收群體,正在被迫向更體面的形象轉移。

      凌軍說,幫人討債這行就是撈偏門,賺不到什么錢,還要冒很大風險。干催收的時間長了,對人就剩下麻木和極度的不信任。所以,“將來如果我離開這個行業,那就是找到了錢多活少的其他生意。”

  幾乎大半天,他都在仔細想怎么描述自己的職業經歷。我把編輯好的問題發給他,隔了一段時間,凌軍逐條回復了長長的內容。對于一個長期活躍在社交平臺上的“討債大V”來說,這似乎并不是一件難事。但顯然,要讓一個混跡于討債江湖、十分機警的“社會人”敞開心扉,還需要時間。

  過去幾年,催收這個略帶灰度的詞語頻頻跳入大眾視野。從早期銀行爭相發放的信用卡,到現在名目繁多的網貸平臺和消費金融,再算上規模龐大的民間借貸——欠債還錢的樸素信條背后,都暗中浮現著催收人的影子。

  這是個藏在水面之下的群體,灰色、龐大、面目模糊。電影和通俗小說里的他們往往是身著黑衣,圓腰花臂,手段潑辣。不過凌軍說,其實現實中的那些網貸“高炮”平臺,多半不會雇人去暴力催收。他覺得,“這些平臺沒這個實力”。毆打和潑油漆這些行徑,多數都是民間高利貸催收時才會出現的場景。

  在網上,這個略顯冷門的圈子里,凌軍有著眾多粉絲。他的發言風格非常直白,有時候會怒懟一些業內人士“不專業”,有時候也會直言不諱地告誡討教者,對催收這行不要想得那么“單純”。他覺得,很多人根本都沒見過真正的社會。

  出乎意料的是,正是這種風格為他贏得了不少支持。有人評價他是對“叢林法則”體會很深刻的人。甚至有粉絲請求添加微信,僅僅是希望能和凌軍隨便聊上幾句,以緩解最近倍感壓抑的糟糕情緒。

  凌軍在遼寧的一家催收公司已經做了很久。在剛入行的時候,給他印象很深的一次行動是,一位客戶找到他所在的催收公司,希望能幫忙出人去討回一筆100萬的欠款,這筆錢按1.5%的月息計算,一年利息就有近20萬。客戶允諾給催收人員每人一萬,一行人風風火火趕到一處偏僻的煤廠要賬,結果與對方十多人發生激烈對峙,一場火拼當場險些發生。

  談到自己與被催收者沖突最激烈的時刻,凌軍回憶說,有一次對方沖進廚房拿出菜刀來一頓追砍,令場面一度混亂不堪。而在眾多的催收案子中,這些類似的場面都要靠他一一想辦法去化解。

  凌軍喜歡擺出一副看慣風月的姿態。在逐漸淡出一線催收之后,他開始在網上寫相關的文章,在里面談論自己從業多年的心得體會。“業務熟練”,這是一些長期關注他的人作出的評價。也因此,一些后來者都把他當成了業內的資深前輩。與此同時,凌軍還經常收到很多私信,多數是一些放貸人苦惱于收不回賬款,而向他來尋求幫助。他被寄予了厚望,并且被希望能馬上給出行之有效的建議。

  催收干的是“收爛賬”的活兒。有的放款平臺首先會依靠自身的催收部門去討債,而那些逾期時間長、催收難度大的單子,就可能會甩給市場上的第三方催收公司。

  在行業內,根據逾期時長可分為不同賬齡的單子。例如,逾期一個月叫M1,逾期兩個月叫M2,以此類推。通常情況下,剛開始逾期時電話催收可以解決一部分問題,但當這種手段無效時,就需要外訪(上門)了。

  馬義在2014年開始做催收,主要活躍在浙江和安徽一帶。他所在催收公司的委托客戶以P2P平臺為主。2014年正是國內互聯網金融野蠻生長的時期,各種網貸平臺遍地開花。2015年底,有著“互聯網金融第一股”之稱的宜人貸遠赴紐交所上市,給當時的行業又添了一把虛火。上游景氣,下游的催收也在貪婪地吞食紅利。馬義說,“尤其2016年互聯網小貸、P2P、消費金融和現金貸等細分領域的爆發式增長,讓整個催收行業一度達到頂峰。”

  很多人在那個時候加入催收大軍。馬義入行的原因,也是覺得干這行能賺到錢。他回憶,從2014年到2018年,他周圍催收員的每單提成在3%-6%之間,加上基本工資,月收入約8000-10000元。當然這只是一個平均數,能拿到多少也要看個人能力。回款率越高,拿的越多。做的比較差的催收員,“每個月也就賺4000塊。”

  針對坊間流傳的催收是暴利行業的說法,他覺得,其實信用卡、車貸催收等銀行類業務與一般行業沒什么差別,就是個別網貸類催收提點比較高,收入也就高一點。在他的從業經歷中,“最有成就感”的一單是催回一筆30萬的大額逾期款,這也是他獲利頗為豐厚的一次。

  和普通的上班族類似,“馬義們”的上班時間是早九晚八。剛開始的時候,他的主要工作內容是給欠款人打電話,催促盡早還款。一天算下來,僅通話時長就要在兩個半小時以上。在此之外,可能還有漫長的等待、被掛斷,或者與欠款人互不友好地打招呼時間。

  馬義并不會主動和家人朋友談論自己的具體工作。“我只告訴家人,自己是做金融的,再多說點就是做風控的。”這是一種微妙的心理。而在公眾眼中,他口中的全行業30多萬從業者、5000多家催收公司,長久以來似乎就都處于這樣的狀態之中。尤其是頻頻見諸報端的暴力催收,更是上不得臺面的灰色存在。

  也有人想讓這個職業看起來更體面一些。部分做得比較大的催收組織,喜歡給自己起一個冠冕堂皇的名稱,帶上諸如“不良資產處置”的字眼。他們的口號也大同小異,比如宣稱自己的宗旨是“幫助客戶挽救失去的誠信”等等。野心更大的,在行業最火熱的時候還試圖登陸新三板,比如湖南永雄和上海一諾銀華等,其中湖南永雄甚至暢想2018年在創業板上市。只不過,急速變化的內外部環境,最后讓他們的資本夢均不了了之。

  在凌軍看來,與信用卡催收相比,網貸催收尤其是那些“714高炮”——需要在7天或14天內償還的短期高息貸款,一度要更加灰色和暴力。他解釋說,信用卡詐騙在法律中是有規定的,如果欠錢不還會影響個人征信記錄,另外即便催不回來錢也是銀行的損失,因此總體上信用卡催收的難度要低,催收人員的手段也比較規范。

  因此,2015年進入某股份制銀行信用卡催收系統的高偉,他承受的心理壓力相對要低。盡管他和同事們也打著“客戶經理”的名義上門做過催收,用沒蓋章的律師函去嚇唬欠款人,甚至2016年監管收緊之前還會去“硬搞”某些逾期客戶,但總體上他說,自己并沒有什么“太過黑暗”的催收經歷。

  “現在網貸‘高炮’平臺也不敢再像以前那么放肆。很多催收公司不太樂意接網貸的單子,因為錢少規矩還多。”凌軍把“高炮”平臺與催收公司比作甲方和乙方的關系,隨著“高炮”平臺基本轉入地下,作為乙方的催收公司能拿到的利潤越來越少,并且還要冒著被抓的風險。所以,目前這些網貸平臺更多可能是自己雇人來做催收,不過也只會是打打電話,并不會真正上門了。

  馬義認為一個催收員最需要具備的素質,是對欠款人心理和經濟狀況的了解。對這些情況掌握的越多,再加上培訓后的話術和技巧,在做電催或外訪時就能越主動。

  這恰恰也是反催收者們極力避免的一點。無論是電話兩頭還是大門內外,這兩個直接對立、互不信任的群體,看起來都在竭力掩飾自己的真實意圖,以便能在談判時盡可能撈到更多的利益。

  高偉覺得,真正信用卡惡意欠款的人并不多,暫時周轉困難是導致逾期的重要原因——比如他過去對接的北京馬連道的那些茶葉商戶,他們就都是通過信用卡來周轉資金。一個有效的辦法是,可以減免欠款人的利息或其他費用,然后辦理分期償還,這會有助于真正解決問題。

  但是很顯然,這個舉動會讓催收部門或者第三方催收公司的利益受損,“因此很多從業者難免就會想使用一些其他手段。”

  催收折磨下的欠款人也有自己的打算。一個管理三百多人的反催收群群主告訴我,“欠債還錢天經地義,被催收也是理所應當的。正常的溝通都可以接受,但暴力催收要除外。”

  在眾多催收手段之中,“爆通訊錄”是欠款人們“深惡痛絕”的一招。借款時給貸款平臺的通訊錄授權,在逾期時就成了一個定時炸彈。在這個反催收群中,群員們不時曬出催收人打來的電話截圖——有的人一天內收到多達一二十通來電,以及明里暗里要告知通訊錄好友的各種威脅。除此之外,各式催收短信也不少見,還有不知真假的律師函。

  于是,在夾雜著憤怒和無奈的情緒之下,他們互相鼓勵、詢問欠款情況,然后對各種催收套路互相支招,并希望對方都能早日成功“上岸”。

  有群員的想法則更加激進。他認為自己償還的本金和利息,已遠遠超過從網貸平臺拿到的借款金額。“通訊錄都被爆完了,給家里也坦白了,剩余的一分錢也不會再還了。”他說過幾天就直接更換電話號碼,不會再接陌生電話。我注意到他給自己取的網名是“笑對人生”,似乎他馬上就能夠開始一段嶄新的生活了。

  這部分欠款者的底氣來自于最高法院對民間借貸利率的規定。按照官方解釋,借貸雙方約定的利率超過年利率36%,那么超過部分的利息約定無效。借款人有權要求出借人返還已支付的超過36%部分的利息。正是由于這項規定,以往風行一時的各種“套路貸”,目前已成為重點整肅的對象。而借助政策施以的“援手”,拒絕償還“高炮”平臺的超額利息借款,很快就成了反催收者們總結出的一條經驗。

  凌軍告訴我,這種超過法定利率的放款平臺,大部分都會培植自己的催收隊伍。“不過他們也是看人下菜碟。如果對方沒有償還意愿,并且欠款時間很長,就只索要合法利息,或者干脆不要利息;如果對方有償還意愿,反而會全額索要利息。”

  這就是需要催收和反催收者們“斗智斗勇”的地方之一。這些帶有可折中處理性質的潛規則,有的欠款人可能會買賬,但一旦被擺上臺面,也可能會讓另一部分人怒不可遏。或許在催收人和這部分欠款人的眼中,互相指責對方惡意騙貸和收取高額利息,這根本就是不可調和的矛盾。而那些所謂折中伎倆對解決爭端實際上是于事無補,因此雙方在水面之下的對抗也就不會終止。

  馬義在做催收的這幾年中也動搖過,是不是要退出這種無休止的對抗。他說,尤其遇見有些債務人非常不守承諾,覺得這個社會沒有誠信。不過后面慢慢看多了也就習慣了,雙方的立場不同而已。他認為,催收和反催收的基本點是一樣的,都是要求在合理的范圍內還款,只是很多時候兩者都越過了這條線。

      高偉入行三年之后在去年離職,從北京去了天津。他離開的主要考慮是,行業環境變了,催收沒以前那么好做,這直接導致他的收入下降。和他一樣,2015年同一批入職的同事,現在剩下的也已寥寥無幾。

互金行業的監管趨于嚴厲,過去烈火烹油般的擴張難尋蹤跡,一些高息平臺正被迫退出市場。網貸之家的統計顯示,截至今年上半年,正常運營的平臺數量降至864家,整體貸款余額降至6871.2億元。而在高峰時期,這一規模曾超過萬億。

  規范催收行業的政策頻頻出臺。有業內人士說,整個行業在迅速變化,不要再覺得能打就是催收,也不是買幾個“呼死你”軟件就能干催收。催收合法化是一個大問題,要講究按照法律和行業規則辦事。不少人覺得,屬于催收行業的暴利時代已經過去了。

  “現在催收行業不管是內部還是外界都抓的很嚴,這個行業也在洗牌。合法的將繼續完善規章制度和合規宣導,違法的會逐步淘汰取締。就像過去的保險行業一樣,慢慢會被大眾接受,并且會慢慢進入一個合法合規的良性道路。”馬義如此總結。

  凌軍也感慨。他舉了一個頗帶幽默意味的例子,“我認識一個做催收行業十年的老‘流氓’,最近轉行去做物流了,前段時間聽說賠的都把貂給抵押出去了。”

 

西安貸款咨詢請撥打客服電話:029-82478898

咨詢網址:http://www.iopvcw.icu/m/

周一至周五 9:00-18:00

西安貸款咨詢請添加微信號:payhdkvip 

 

 


在線客服

欢乐生肖走势图